中国楼市:谁都逃不出的赌局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3-06-03 10:14:21进入社区

    继5月最后一周海峡城、翠屏城紧锣密鼓上演压轴“夜光”争夺战之后,红五月也悄然临近尾声。没有抢占末班车车票的疯狂,没有房企井喷的最后爆发,今年的五月更像是一段温和休整的时期。然而不得不承认,不管楼市“热火朝天”还是“冰冻三尺”,关注的目光从来没有转移过,楼市,仿佛一个魔咒,永远萦绕在所有人的心上。

    中国楼市——史上最无解的赌局

    无论是否自愿,你不得不参与其中

    2013年5月召开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股东大会上,股神巴菲特对中国媒体表示自己坚决不会在中国买房。巴菲特给出不在中国买房的理由是,他对中国楼市的游戏规则并不了解——其实股神不过是看清了中国楼市本质,为了规避风险才选择不进入,因为一场全民狂欢式的豪赌确实风险太高。早在2010年5月,巴菲特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就曾表示:“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就是在赌博,而且赌得很大。有一群人在大面积地豪赌。”

    著名投资家、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创始人乔治•索罗斯在参加博鳌亚洲论坛2013年年会前,在香港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表示,如果现在入市投资楼市将承担重大风险。

    这两位投资大师可以说是当今国际投资领域的领军人物,过去多年以来一直保持着骄人的投资业绩。巴菲特在过去45年的投资回报率平均为20%,这样的业绩让所有投资界同行都为之羡慕。但如果把这样的回报率放到北京楼市来看,那就逊色于绝大多数北京房产投资者了。

    过去十年里,北京房价保守地说平均涨了五倍。这样算来,平均每年的回报率50%。如果扣除贷款部分,只算自有资金的投资回报率,恐怕还得翻倍。另外,像2009年至2010年房价暴涨,很多楼盘两年房价就翻了一倍。

    中国楼市仿佛一个赌局,这个局的规模大到难以想象,有人紧盯楼市跃跃欲试,有人深陷泥潭难以抽身,没有人天生好赌,却没有人能回避这个赌局。“有家为大”、“有产为先”是祖辈对子孙后代的尊尊教诲,几千年的文化积淀,这番教诲早已深入血液心脏骨髓,无法割舍,难以抽离。所有人都在做着相同的事情,没有人愿意成为另类的那一个。

    所以,赌就赌吧。

    无数赌徒蜂拥而上,血红的眼睛里满是最后的疯狂,要么一本万利,要么一无所有。

    赌局崩盘在即

    赌徒仍不自知

    由过度的固定资产投资催生的泡沫经济,正在摧毁我们的经济结构。经济看似因为楼市刚需而提振,实则是末日狂欢,我们正在重蹈香港经济泡沫破灭的覆辙却浑然不知。

    中国楼市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中国经济到了最危险的边缘,我们距离香港式的衰退只差半步:

    第一,政府垄断土地开发权,有意制造楼市火山,严重依赖土地财政,让房地产成为经济支柱。

    香港土地产权向来为政府所有,批租土地构成政府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土地价格越高,则政府收益越大。人们现在已经认识到,回归前的“港英”政府对中国香港的楼市泡沫有推波助澜之责;其急功近利与短视,与近年来地方政府争相攫取土地一级市场收益相似。中国式地产泡沫见底抑或隐藏?

    第二,漠视负利率问题,鼓励资金进入楼市、股市,制造经济虚假繁荣。

    20世纪90年代初香港处于负利率年代,银行储蓄利率抵不上每年10%的高通胀侵蚀,逼使人们四处寻找投资机会,以免银行积蓄被通胀吃掉。 但是,“港英”政府对负利率采取放任自流的态度。早在1992~1994年期间,“豪宅”价格猛涨了6倍,甲级办公楼价格猛涨2.5倍,沙田等非市中心的中档楼盘价格猛涨近3倍。“港英”政府颁布多项抑制炒楼的措施,包括七成按揭上限,想要把楼市冷却下来,楼价稍有回挫。

    甘地曾经说过:“地球提供给我们的物质财富足以满足每个人的需求,但不足以满足每个人的贪欲。”

    第三,经济衰退就在眼前,却为了政绩,忽然不顾一切打压楼市。

    1997年10月8日,中国香港首任特首董建华发布施政报告《共创香港新纪元》,推出一项事后被称为“八万五”的房屋政策。此政策包含三个主要目标:每年兴建的公营和私营房屋单位不少于85000个;十年内全港七成的家庭可以自置居所;将轮候租住公屋的平均时间缩短至三年。而在董建华宣布“八万五”计划的时候,每年私人住宅的供应量只有两万套,如果计划实行,公屋与私屋的比例将达到4∶1,楼市崩盘,合情合理。

    细细一想,如今我们距离香港的荒谬“八万五”已经近在咫尺。

    过去,高房价是中国经济最大的泡沫,现在保障房这个泡沫,也扩大到了无法忽视的地步。

    楼市赌局,崩盘在即;清醒沉沦,一念之间。(搜房网)

 

编辑:李利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