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学徒到“一哥” 张伯林钟情红木家居20年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2-06-13 08:31:35进入社区

    在云南,经营红木家具的生意人为数不少,但钻进工厂能当首席技师,回到展厅又是王牌导购,说起红木文化来滔滔不绝,谈起艺术家居来眉飞色舞的老板或许只有一个人——林达宏红木文化家居总经理张伯林。约见这位从未在本地媒体上露过面却早已声名远扬的温州商人不是件容易事,几番周折后,记者终于见到了刚从工厂回到办公室的张伯林,“似乎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所以采访的事一拖再拖,真不好意思。”堪称昆滇“红木一哥”的他谦逊得就像一位邻家大哥哥。

  亲自参与产品设计 

  上世纪80年代末期,张伯林和所有打工仔一样,从老家温州只身前往改革开放的前沿地带深圳。从小受热爱手工艺品制作的父亲的影响,加之在家拜师学过3年油画的缘故,他闯荡深圳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一家红木家具工厂跟着香港师傅做设计学徒。1992年,怀揣着一份红木家具梦和找亲戚朋友借来的几万块钱,张伯林再次踏上列车,这一站,他的目的地是春城昆明。20年后的今天,林达宏红木文化家居在七彩云南遍地开花,十余个专卖店的面积加起来超过25000平方米,昆滇市场上60%的红木家具来自林达宏。

  “当时没有什么银行卡,连存折都没有,只好把所有现金都绑在身上,一路上不敢掉以轻心,就算再困都不敢闭一下眼。那个时候云南还没有红木家具,消费者也根本没有这种消费意识,可以说举步维艰。当初一起创业的朋友们坚持不下去都纷纷放弃了,只剩下我一个,设计、下料、雕花、上漆都是我一个人完成。时至今日,我从来没有想过放弃红木转而去做其他生意,哪怕更容易名利双收。厂里的工人都跟我开玩笑,唤我为‘总设计师’,因为几乎林达宏的每一款产品我都亲自参与设计。”尽管已经跟红木家具打了20多年交道,但张伯林对这个行当的激情与热情却是有增无减。“只要又做出一件好产品,再糟糕的心情都会顿时好起来,多年来这习惯始终如一。以前因为缺乏资金,不少好东西都卖出去了,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把那些东西一件一件收回来,存放在我的私人会所里当做藏品留传下去,供更多喜欢红木文化家居的人们欣赏、品鉴。”

  “尊重产品本身的价值” 

  “再好的原材料,如果没有好的工艺,那也等于零。”谈及工艺,张伯林坦言红木技师出国后都能做高级工程师,可在国内最多给个木工证,还不能给文凭,要成功,只能熬出作品让人承认。“这么个手艺,如果耐不住几年甚至十几年的寂寞,是出不来的。俗话说,多年媳妇熬成婆,浮躁的社会没办法让年轻人沉下来,毕竟时间成本太高。随着红木供应量的渐渐减少,即便能有人工方法让树木催熟,成为差不多的好材料,但用刀深浅什么的永远不是机器能琢磨出来的。这一切,导致红木家具就像意大利那些在传承中逐渐消亡的奢侈品。贵的不止是材料,还有日益稀缺的工匠。”

  说到如今市场上沸沸腾腾的红木炒作话题,张伯林突然大笑起来。“我感觉现在有钱有闲的人确实不少,什么东西都拿来炒,甚至是绿豆、大蒜。其实很多消费者已经察觉到红木家具可以保值增值,所以近年来大量游资涌进红木市场,但是一旦开始炒作就很难保值了,为什么?“因为炒作的东西,尤其是木材,今年是这个价格,明年就翻两倍或者更高,这剥离了价格上升的自然性,只是人为推动,是一个泡沫,最终还是要散去的。1995年,一套越南黄花梨的沙发成本在一万多块,当时我卖两万块,几千块的利润是很高的了。现在同样材质、差不多款式的已经炒到两三百万,如此虚高的价格让我都觉得心慌,所以林达宏近年来干脆不做越南黄花梨了。”售卖任何物品,一定要尊重它本身的价值,不搞炒作、不牟暴利,这也是我创办、经营林达宏的理念吧。(都市时报)

编辑:张译文